1. <tr id='5k198'><strong id='5k198'></strong><small id='5k198'></small><button id='5k198'></button><li id='5k198'><noscript id='5k198'><big id='5k198'></big><dt id='5k19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k198'><table id='5k198'><blockquote id='5k198'><tbody id='5k19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k198'></u><kbd id='5k198'><kbd id='5k198'></kbd></kbd>
  2. <ins id='5k198'></ins>
    <span id='5k198'></span>

      <acronym id='5k198'><em id='5k198'></em><td id='5k198'><div id='5k19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k198'><big id='5k198'><big id='5k198'></big><legend id='5k19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1. <i id='5k198'><div id='5k198'><ins id='5k198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i id='5k198'></i>

      1. <dl id='5k198'></dl>
        <fieldset id='5k198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5k198'><strong id='5k198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皇上不正經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為瞭盜取龍脈圖,堂堂衛國公主假扮宮女混進瞭吳國,本想先熟悉下地形,萬萬沒想到,她隻是隨便閑逛下,也會逛到吳國皇上宣夜茗的寢殿!而那個喝得爛醉的皇帝死死抓著她不放就罷瞭,竟然還開口叫她“小姨”!這……誰是你小姨!

          楔子

          慕晚被困在竹林內三天三夜。

          這期間,宣夜茗一直守在竹林外,盡職盡責烤著各類飛禽走獸,香味不傳個十裡開外絕不罷休。誘的慕晚從早到晚肚子都叫個不停,一邊聞著香氣一邊在心裡問候他老母。

          她明白這是他的戰術,宣夜茗那賤人最喜歡慢條斯理地磨平敵人的意志,然後趁其不備,一舉拿下,永絕後患。

          慕晚以為自己是把硬骨頭,就算餓死也不會主動出去。

          可事實證明她還是太傻、太天真,再硬的骨頭也抵不住葵水的突襲。

          她捂著肚子走出竹林時已是午夜,空中月明星稀,夜色正濃。

          宣夜茗負手站在山腳眺望著遠方,一身湖藍的袍子染上瞭冰涼夜色,背影顯得清絕孤毅。

          一直跟在他身邊的太監總管見慕晚走出來,一臉驚喜,畢恭畢敬地喚瞭聲:“娘娘!”

          宣夜茗聞聲轉過身,瞧見慕晚隻身著一件單裙,不由地眉頭一皺朝她走去,低聲問:“之前在客棧給你送的外衫呢?”

          慕晚傲嬌的別過腦袋:“送給別人做定情信物瞭。”

          宣夜茗也不氣惱,似乎有意忽略瞭她的話,俯身一把就將她騰空抱起。

          時隔數日再次回到熟悉的懷抱,慕晚沒有一絲歡喜,反而咬牙切齒道:“宣夜茗,你就是得到瞭我的人,也得不到我的心!”

          可哪知他眼皮都沒抬一下:“要人幫我暖床生皇嗣就行瞭,還要心做什麼?你的心拿出來爆炒都閑黑。”

          慕晚氣的差點嘔血,她瞧著他如刀削般的側臉,痛心疾首的想著,當初自己怎麼就那麼想不開,主動去接近他瞭呢?

          第一章

          慕晚從小就與別國的公主不太像。

          她四歲扒瞭世子的褲子,五歲在國宴上朗誦《金瓶梅》,六歲拿著春宮圖天真爛漫地問她父皇:“父皇,這圖裡的人為何姿勢都這麼奇怪呀?是話本裡說的雙修嗎?”

          身為一國公主,老皇帝想著她這番性子下去終究不是辦法,於是派人將她送去瞭屬聞教修正習性,而這一去就是好多年,直到她十四歲生辰那天才被接回來。

          可是回宮後,她想得最多的便是如何再出宮。離宮這麼久,宮中的那些繁文縟節她怎麼可能還適應?

          好在機會來得很快,有一次無意間聽到老皇帝說想盜取吳國的龍脈圖,她便主動將這個差事攬瞭過來。